欢迎进入潜江文明网网站!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

北美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专业化职业化溶在细微处

发布日期:2013-07-08 17:15:14   作者:文明网小编    来源:    阅读:   保护视力色:       
2006年10月12日至23日,我走访调研了美国和加拿大的六个城市,较多地涉足了公共文化服务设施。
自然、清洁、优雅、有序是这些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共同的形态,人文、丰富、多彩、底蕴是共同的特质。露天场所里,五色的植物、美丽的水流,鸟禽、松鼠、甚至浣熊,都能与如织的游人和谐共处;文化殿堂尊重人、关心人、以人为本,为文化学习者提供帮助的意识溶化在细微之处。在美国国家艺术馆,几乎每间不大的展室中都设有让参观者品味艺术的长条软椅,椅旁常有供习作者临摹艺术的画架等物品。进门处除例行的安检外,旁边服务处便免费提供包括中文在内的五种文字的《地图和参观指南》,用详细、实用的信息告知方式,使无论本地人还是外来者、专业人士还是普通民众、健全人士还是残障游客,都能了解建筑中不同部分的内容和功能,获取各种服务的路径。乃至雕塑园中心水池冬季可以溜冰的说明、残障人士预约周边泊车的电话……如此到位的人文气息,来自关于公共文化服务责任理念的职业化,义务行为的专业化,实施路径的规范化。
理念。美国国家艺术馆门票一栏,赫然写明“无论何时皆可免费入馆”。馆中免费导游,为家庭活动服务等我们听说或不曾听说的公共文化服务,以常态形式规范运行;公共文化在这里不是低质和粗俗的代名词,被优雅者用文化的温馨和艺术的境界表达着。史密森学会的伯克威兹女士在介绍中反复强调博物馆不是为了挣钱,不是取悦于政府,而是传播知识、服务社会,这也是美国公共文化服务理念的佐证。
专业化。理念的职业化在史密森学会这一代表美国的国家级公共文化标志的庞大系统里,体现为资质专业化与办事流程渠道化。史密森学会在不设文化部等行业行政管理部门的美国,是研究其联邦政府级公共文化服务具有关键性的典型机构。首先是其级别高,几乎囊括美国国家重量级文化收藏、研究、信息传播单位;再者是其规模大,拥有美国19个大型博物馆(包括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国家设计博物馆、国家艺术馆、国家动物园、美洲艺术档案馆等)、8个著名的研究中心(包括民间生活与文化遗产中心,史密森冠名下的环境研究中心、热带生物学研究院、天体物理天文台、教育和博物馆研究中心等);每年接待访客2400万人次,收藏1.4亿件文物和艺术品,拥有6500名全职员工和5000多位志愿者。
其管理体制架构分为三层:学会董事会是高层决策机构,由9个非官方人士(为大学校长、知名学者、承担募资任务的企业界人士),8个官方人士(为副总统、首席大法官——司法部长、3位参议员、3位众议员)来担任董事,每位董事权利平等。
史密森学会是不同于世界多数国家和地区公共文化体制和机制系统的机构,其性质为非营利组织,却有代表或就是国家的意义。成立于1846年的史密森基金,初建时的宗旨是“为了知识的增长和传播”,因此开始的发展重点是研究机构;25年后,美国政府作为被信托方,将学会转变为全国文化艺术珍品收藏中心,集收藏、研究、对外文化交流等服务功能于一身的非营利文化系统。从此一个私人文化基金会便与美国政府对公共文化服务的重要投入浑然结合,史密森学会开始承担联邦政府公共文化投入与管理的诸多职能,也领取和使用联邦政府的巨额相关资金。目前学会预算中,约70%的经费来自联邦政府,30%为基金会利息、社会捐助、私人礼品和商务行为收费。2005年学会预算11亿美元,联邦政府拨款为6.6亿美元。
史密森学会100多年专业领域的发展史,巨大的文化收藏、广博的专业信息、相关专家学者的完备联系网络、长期与政府在文化方面的合作,化作专业水平、职业渠道的同义语,由此也客观形成美国关于国家级公共文化服务项目对该学会的路径依赖。专业化、职业化模式使公共文化服务、大型设施建设在基本稳定地保证可以配置到相关领域最佳文化资源的前提下,很好地发挥政府与社会两大经济来源的积极性。上述国家级公共文化设施,因为美国历史上形成的由企业或企业集团办文化、而不是让政府办文化的传统,因为美国民间举世闻名的“捐献文化”传统,社会资金占据相当大的建设投入比重。如国家艺术馆是金融家、艺术收藏家、社会公益家Andrew W.Mellon的馈赠,建设于1937年;其东馆(新艺术馆)1978年开放,建设资金来自Mellon的子女及其基金会。联邦政府支付的建馆资金一般低于预算总额的1/3,学会必须自行筹措另外的2/3。例如印第安馆建设预算为3亿多美元,联邦政府投资仅1.3亿美元。虽然史密森学会认为美国政府总体来讲对文化的投资额非常少,但是美国有鼓励捐赠文化的减税政策。政府给予美国仅有的国家级博物馆群的特权,也为改善学会的经济状况发挥了突出效益。
规范化。专业化和职业化对公共文化服务质量的保障作用,在许多情况下是以规范化为基础的。美国社会有民间博物馆协会这样的资格认证组织,认证还有更新规定,并非一次认证决定终身;史密森学会动员所辖博物馆自愿参加认证以检验资质。董事会对下属机构设有每年3次的碰头制度,除开会、看财务报表外,每次看一个馆的发展状况,提出具体建议。学会集中管理全部设施,秘书长办公室有全国咨询委员会进行服务,主要是针对商务行为的策略。馆长们也接受咨询委员会服务,使各博物馆的日常管理获得专业帮助。馆内常有围绕服务质量、陈列的知识性等内容的访客调查,以了解民众需求和博物馆工作运行状态。
给人印象深刻的规范还有不少。这些国家级博物馆馆长的职责要求,竟然是用90%以上的精力去筹款;史密森学会以往历届秘书长都是学者,而现任秘书长是银行家,美国公共文化服务的经济压力可想而知。5000多位志愿者的使用,每年节省上百万美元的人工费用;所用志愿者除少量成熟年轻人之外,多为文化素质很高的政府部门退休工作人员。这种在不损失服务质量基础上的节支措施,更贴近公共文化服务的理念。(北京市社科院 沈望舒)